格拉斯哥流浪者足球俱乐部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格拉斯哥流浪者是苏格兰超级联赛球队之一,球队主场位于格拉斯哥西南部的埃布罗克斯球场(Ibrox Stadium)。与同城夙敌凯尔特人(Celtic FC)并称世界足坛著名的“老字号德比”,两队垄断苏格兰联赛超过100年。2012年流浪者因债务被迫破产,球队重组,被罚入乙级联赛(苏格兰的第四级别联赛)重新开始。2013年流浪者夺得12/13赛季苏乙冠军,升至甲级。2014年28战26胜2平提前8轮夺冠,升至苏冠。14/15赛季获得苏冠第三名,在升级附加赛中连克第四名与第二名,但在与14-15赛季苏超倒数第二名马瑟韦尔队的升级附加赛决赛中被对手击败,无缘15-16赛季苏超联赛。

北京时间2016年4月6日,苏格兰冠军联赛第32轮,流浪者主场1-0击败邓巴顿,提前锁定联赛冠军,晋级下赛季苏格兰超级联赛。

流浪者俱乐部保持着历史上54次夺取国内顶级联赛冠军,7次国内赛事三冠王(联赛,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的世界纪录,同时19次夺得双冠王的纪录仅次于北爱尔兰球队林菲尔德。2000年,流浪者赢得俱乐部历史上第100项重大赛事锦标,为世界首个达到此项荣誉的足球俱乐部。1961年,流浪者打进欧洲优胜者杯决赛,成为首支打进欧洲赛事决赛的英国球队。1972年,流浪者在巴塞罗那诺坎普球场战胜莫斯科迪纳摩,赢得欧洲优胜者杯冠军。另外1961、1969两次拿到该项赛事亚军。2008年,流浪者打进欧洲联盟杯决赛,决赛当天来自世界各地超过15万的流浪者球迷前往决赛地曼彻斯特城,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都没有比赛门票。

流浪者主场埃布罗克斯球场(Ibrox Stadium)位于格拉斯哥西南部埃布罗克斯(Ibrox)区艾美斯顿路(Edmiston)路,可容纳51082人,是欧足联早些年选定的欧洲23个五星级球场之一,苏格兰的另一代表是苏格兰国家球场汉普顿公园(Hampden Park)。2006年,欧足联采用欧洲精英球场(UEFA Elite stadium), 取代了星级球场的评判方法,埃布罗克斯球场仍列其中。

尽管流浪者传统意义上被英国国教新教势力所影响和掌控,但时至今日,球队的球员以及球迷已经来自五湖四海,拥有不同的肤色和宗教信仰。与同城爱尔兰天主教势力的代表凯尔特人的百年竞争,是流浪者俱乐部历史长河中的主旋律。

流浪者的昵称是“泰迪熊”(The Teddy Bears)或者“The Gers”,球迷们称呼自己为“蓝鼻子”(Blue Noses),球队的准确名称 Rangers FC,则是从老名称 Glasgow Rangers 逐渐演变而来。

埃布罗克斯球场(Ibrox Stadium)原称埃布罗克斯公园(Ibrox Park),位于苏格兰格拉斯哥克莱德河南岸伊布罗克斯区(Ibrox, Glasgow),是流浪者的主场球场。埃布罗克斯曾是欧洲足联五星级足球场,现时称为“欧洲足联精英球场”(UEFAs Elite Football Stadia)。1939年1月有破纪录的118,567名球迷入场观看一场流浪者对凯尔特人的联赛,至今仍然是全英国联赛最

高入场人数纪录。埃布罗克斯由著名球场建筑师阿奇巴尔·雷奇(Archibald Leitch)设计,于1899年12月30日进行首场赛事,流浪者以3-1击败哈茨。埃布罗克斯自揭幕以来曾发生两宗严重球场惨剧,首宗发生于1902年,当一场由苏格兰对英格兰的国际赛进行时,部分看台倒塌,造成26死及超过500人受伤的重大意外;次宗发生在1971年,当一场传统在元旦日举行的老字号德比战结束后,观众鱼贯离场时,柯普兰看台(Copland End)前往后方第13号通道的楼梯围栏倒塌,造成人踏人意外,引致66人死及超过200人受伤。

埃布罗克斯的主看台位于球场南面,三层高,顶层称为“俱乐部甲板”(Club Deck),北面的“高文看台”(Govan Stand)两层高,而位于两边球门后方,东面的“柯普兰看台”(Copland Stand)和西面的“布隆洛安看台”(Broomloan Stand)同为两层高,除此之外,在主看台下层尚有东西围栏(East and West Enclosures),而“高文看台”两边亦建有角落看台与相邻看台连结。在2006年夏季完成“高文看台”的“72酒吧”(Bar 72)坐席后,埃布罗克斯的总容量达到51,082人。2006年8月22日流浪者宣布将主看台命名为“比尔·斯特鲁斯主看台”(The Bill Struth Main Stand),以纪念服务球队长达34年的前主教练比尔·斯特鲁斯(Bill Struth)逝世50周年。2014年7月16日,为纪念俱乐部传奇桑迪·雅尔丁(Sandy Jardine),俱乐部将主看台对面的Govan Stand重新命名为Sandy Jardine Stand。

1872年,四名足球爱好者彼得·麦克尼尔(Peter McNeil),摩西·麦克尼尔(Moses McNeil)两兄弟以及 麦克比斯(Willian McBeath),彼得·坎贝尔(Peter Campbell)在格拉斯哥公园(Glasgow Green)的弗莱舍河岸(Fleshers Haugh)与一群踢球者相会,他们萌生了组建一支足球队的想法。很快,同年5月他们在弗莱舍河岸进行了球队的处子战,0比0与卡兰德(Callander)握手言和,这标志着球队的正式建立。而流浪者(Rangers)这个名字是摩西·麦克尼尔在一本关于英式橄榄球的书中得到的灵感。

1876年,球队逐渐正式,摩西·麦克尼尔成为流浪者历史上首名国脚,参加了苏格兰对阵阵威尔士的国际比赛。1888年,随着位于格拉斯哥东部的凯尔特人俱乐部(Celtic FC)成立,百年后依然生生不息的老字号德比(Old Firm)拉开帷幕,在双方的友谊赛中也是历史首战中,凯尔特人最终5比2胜出。1890年, 首届苏格兰联赛成立,在联赛附加赛中2比2战平多姆巴尔顿(Dumbarton)的流浪者与对手并列首届苏格兰甲级联赛冠军。

1874年成立的苏格兰杯足总杯久负盛名,流浪者在1877和79年两次决赛失利后终于于1894年首获苏格兰足总杯冠军,决赛中3-1击败了凯尔特人。值得一提的是1887年,流浪者受邀参加了英格兰足总杯并杀入四强,在半决赛输给了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

19世纪末的流浪者已经展现出即将成为苏格兰足坛顶级球队的风貌,1897和98年赢得苏格兰足总杯,,1899年以18场全胜战绩拿下联赛桂冠,同年俱乐部成为有限公司,比赛顾问威尔顿(William Wilton)成为球队首位正式主教练, 并且任命亨德森(James Henderson)担任俱乐部董事会主席,同时开始了主场埃布罗克斯球场(Ibrox Stadium)的改造计划。

20世纪初的流浪者继续着成功,1900至1918年间,流浪者拿下7座联赛冠军,在1919年卫冕失败后, 1919-1920赛季的流浪者拿出了杰出的表现,在威尔顿及助手斯特鲁斯(Bill Struth)的率领下,球队在42场比赛打进106球重夺冠军。然而1920年5月在一起轮船事故中,威尔逊不幸遇难早逝,斯特鲁斯因此被推向前台,流浪者开始了长达34年的斯特鲁斯时期。

斯特鲁斯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为流浪者带来了18座联赛,10座苏格兰足总杯赛及2座苏格兰联赛杯冠军。1948-49赛季,流浪者拿下国内赛事三冠王(联赛,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开创了苏格兰足坛的先河,斯特鲁斯是流浪者最伟大的教练之一,为了纪念他的丰功伟绩,后人把球队主场伊布罗克斯的主看台命名为比尔·斯特鲁斯看台(Bill Struth Stand)。

1953年,西蒙(Scott Symon)接替了载誉而退的斯特鲁斯,50年代的流浪者继续在苏格兰足坛霸主地位,西蒙在任期内共拿下6座联赛、5座苏格兰足总杯赛以及4座苏格兰联赛杯冠军。1963-64赛季拿下国内赛事三冠王(联赛,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1956-57赛季流浪者首次参加欧洲冠军杯,是苏格兰以及英国足坛继希伯尼安(Hibernian FC)之后第二支参加欧洲冠军杯的球队。

进入60年代后流浪者开始成为欧战常客。1960年,流浪者在欧洲冠军杯半决赛中总比分4-12不敌法兰克福。次年流浪者成为首支打入欧洲赛事决赛的英国球队,但是他们没能创造奇迹,在两回合的欧洲优胜者杯决赛中,1-4不敌佛罗伦萨。1967年, 流浪者再次杀入欧洲优胜者杯决赛,但经过加时赛0-1输给拜仁慕尼黑后再次屈居亚军。由于同年

赢得欧洲冠军杯冠军,而流浪者未能登顶欧洲让球迷极度失望,西蒙在球迷和舆论的压力之下于1967年10月离职。

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期,流浪者阵中拥有一位奇才——巴克斯特(Jim Baxter),他的神话般的球技和自私的球风在流浪者和苏格兰代表队中独树一帜,引得巨大的争议。

1967年11月1日,年仅34岁的大卫·怀特(Davie White)成为流浪者第四任教练,但是年轻的怀特面对的是凯尔特人历史上最成功和老练的主帅——苏格兰名帅乔克·斯坦(Jock Stein),在怀特执教的首个赛季于联赛最后一轮痛失联赛冠军后,流浪者连续经历两个赛季一无所获。1969年12月,曾于1965年带领基尔马诺克(Kilmarnock FC)夺取联赛冠军的主帅瓦德尔(Willlie Waddell)接替怀特。但直到1972年卸任,瓦德尔的球队在国内赛场成绩不见起色,丝毫无法撼动凯尔特人的霸主地位。

1971年1月2日,这是球队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在流浪者坐镇主场同凯尔特人的德比战中,科林·斯坦(Colin Stein)在终场前将比分扳平的一刻,无数已经或准备退场的球迷返回球场坐席,造成了人群的挤压和大规模踩踏事故。在这场事故中,66人失去了生命,今天的埃布罗克斯球场已经是一座安全而现代化的球场,而球场外矗立着当时流浪者队长约翰·格雷格(John Greig)的铜像,以及镌刻在纪念碑石上的66位遇难者的名字也永远提醒着人们那段悲伤的历史。

1971-72赛季,瓦德尔带领流浪者在击败里斯本竞技,都灵,拜仁慕尼黑等队后杀入欧洲优胜者杯决赛。1972年5月24日在巴塞罗那的诺坎普球场,流浪者3-2战胜前苏联劲旅莫斯科迪纳摩(Dynamo Moscow), 科林·斯坦和威利·约翰斯通(Willie Johnston)分别建功,不过比赛结束前,疯狂的流浪者球迷冲入赛场导致比赛未能在完场前顺利结束,奖杯最终归属流浪者,但是迫于当时西班牙的弗朗哥军政府压力,欧足联判定流浪者欧战禁赛两年(后减为1年),流浪者成为史上首支因禁赛失去卫冕资格的俱乐部。

夺得俱乐部首个欧战冠军数周后,瓦德尔宣布担任球队领队,教练组成员乔克·华莱士(Jock Wallace)于1972年5月31日成为球队新任主教练,华莱士的执教才能帮助球队逐步走出低谷。1972-73赛季是俱乐部百年华诞,国内赛事多年无冠的流浪者终于有所斩获,苏格兰足总杯决赛中3-2击败凯尔特人,7年后首夺苏格兰足总杯,联赛中也仅落后凯尔特人1分位居次席。

1974-75赛季,流浪者夺回失去十年之久的联赛冠军,同时粉碎了凯尔特人十连冠的梦想。接下来的1975-76赛季,苏格兰顶级联赛经过组建并更名为苏格兰超级联赛(Scottish Premier Division),首次扩军至十支球队,流浪者实现了卫冕并于1976年夺取国内赛事三冠王(联赛,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经过失败的1976-77赛季后, 流浪者在1978年再度问鼎三冠王(苏超,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也是球队历史上第四次三冠王(联赛,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

70年代后期的出色成绩再次树立了流浪者在苏格兰足坛的领军地位。1978年赛季结束后,华莱士令人意外的突然宣布辞职。流浪者只能将当时球队的队长约翰·格雷格推向前台,1978年5月24日,年轻的格雷格成为流浪者第7任主帅。

球员时期风光无限的格雷格带领着一只充满潜力的球队,1978-79赛季的欧冠赛场,流浪者先后击败尤文图斯埃因霍温,四分之一决赛中惜败给科隆,而在国内赛场失去了苏超冠军头衔而未能拿下三冠王。此后格雷格带领的流浪者再次走向低谷,1979-80赛季,流浪者仅排在苏超第五,落后冠军阿伯丁(Aberdeen FC)11分。1981年的苏格兰足总杯赛冠军以及2次苏格兰联赛杯冠军无法掩盖流浪者在苏超中的糟糕战绩,格雷格于1983年10月28日宣布下课。那时的流浪者拥有一名天才球员——左边锋戴维·库珀(Davie Cooper),在多年后荷兰名宿古利特的访谈中,曾有库珀有过交手的他把这位流浪者天才选入其评选的历史最佳阵容中。

流浪者重新任命了之前在英格兰莱斯特城执教的华莱士以重新振作球队成绩。1983年11月10日,华莱士上任,华莱士并不是当时球队的首选,80年代初期执掌苏格兰足坛新老字号德比(New Firm)双方——邓迪联(Dundee United)以及阿伯丁的两位主帅麦克列恩(Jim McLean)和弗格森(Alex Ferguson)先后传闻将执教流浪者。华莱士的球队拿下了1983和84年的苏格兰联赛杯,苏超成绩仍旧没有起色。1985-86赛季惨淡收场,苏超成绩由接连两个赛季的第四位滑落至第五,华莱士在赛季未被炒。

1986年4月,俱乐部宣布33岁的中场核心索内斯(Graeme Souness)成为球员兼主帅。流浪者当时的持有人,定居美国内华达州的苏格兰人马尔伯勒(Lawrence Marlborough),在连年的成绩下滑和财政问题后开始更多的关注球队,他最重大的决定是任命自己财团的手下,苏格兰商人霍尔姆斯(David Holmes)为俱乐部主席,而霍尔姆斯的重要动作即是扶正索内斯。霍尔姆斯主席不仅使球队走上了商业化经营的道路,另外多次对埃布罗克斯球场进行现代化改造。

由于索内斯在英格兰足坛的声誉以及霍尔姆斯主席的大力支持,俱乐部开始大量引入来自英格兰的一流球员,包括1986年夏天加盟英格兰后防中坚布彻(Terry Butcher)和门将克里斯·伍兹(Chris Woods),而中场球员威尔金斯(Ray Wilkins),沃特斯(Mark Walters)等人在随后几年陆续加盟。

1986-87赛季,索内斯执教首个赛季,流浪者便结束了长达8年苏超冠军的等待并且拿下苏格兰联赛杯冠军。不过1987-88赛季,流浪者只是卫冕了苏格兰联赛杯,苏超落后凯尔特人12分排在第三位,但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流浪者的复兴宣告了时至今日苏超两强在世纪之交的二十多年对苏格兰联赛的统治的开始。

苏格兰钢铁商大卫·穆雷(David Edward Murray)在80年代时期通过自己创建的钢铁公司已经积攒了大量财富,先前曾试图收购家乡球队艾尔联(Ayr United)未果后转攻流浪者。1988年11月23日,穆雷以600万英镑的价格从财政不景气的马尔伯勒集团手中购得流浪者俱乐部。1989年6月2日, 穆雷正式接替霍尔姆斯成为球队主席。

1988-89赛季,穆雷和索内斯合作的首个赛季,流浪者拿下苏超冠军,一年后成功卫冕。索内斯治下这几年的流浪者充满着成就和争议,由于海瑟尔惨案英格兰俱乐部被禁赛, 一些英格兰一流球员为参加欧战北上加盟流浪者也为球队带来了不俗的战绩。但球队一百多年来坚守的传统遭到了早期足球运动全球化进程带来的冲击。

1989年7月, 前凯尔特人球员莫里斯·约翰斯通(Maurice Johnston)从法国南特加盟流浪者,作为天主教徒的约翰斯通加盟了一支新教势力球队,这桩转会激起了整个苏格兰足坛乃至社会的争议和讨论。约翰斯通在流浪者的两个赛季里表现不俗,但是从未得到大量守旧派球迷的接受,而凯尔特人球迷更视其为叛徒。

约翰斯通的加盟从某种程度上推动了进入90年代以来,老字号德比间球迷群体宗教意识的逐渐模糊。而始作俑者,即为了球队成绩和商业利润而违背传统的穆雷主席,则和坚守传统的老球迷逐渐产生了隔阂。

1991年4月,索内斯在冲击冠军的时刻离开球队南下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球迷们对索内斯的离去意见不一,多数球迷对此失望,部分球迷则对索内斯参与了球队对传统的背叛耿耿于怀,然而所有的球迷都一致认为这是球队历史上最富有戏剧性和激情的一段时期。

继任者是当时的助理教练沃尔特·史密斯(Walter Smith),史密斯在1991年4月19日成为流浪者历史上第9任主帅。 1991年的苏超冠军来之不易,球队在最后一轮主场击败只需平局即可夺冠的对手阿伯丁,史密斯刚上任就为球队带来三连冠。1992年流浪者实现60年来首次四连冠,并11年首次夺得苏格兰足总杯。随着俱乐部财政状况的不断强势,穆雷主席的金钱支持, 一批优秀球员的加盟,1992-93赛季,流浪者开始了球队历史又一段强盛时期。

国内联赛的连冠保证了流浪者在欧洲赛场的有所作为,1992-93赛季的欧冠赛场,流浪者在第二轮中的“不列颠德比”击败了坎通纳领衔的利兹联, 在第二阶段的小组赛比赛中,与马赛、布鲁日和莫斯科中央陆军同组的流浪者取得2胜4平的不败战绩,但落后于马赛而未能取得小组第一,遗憾失去欧冠决赛门票。

1993-94赛季流浪者拿下双冠王(苏超和苏格兰联赛杯,苏格兰足总杯决赛爆冷不敌邓迪联),并在之后三年连续卫冕苏超冠军,实现9连冠,追平凯尔特人在60-70年代间创下的纪录。1998年,在史密斯宣布赛季末前往埃弗顿执教后,球队状态下滑并在最后关头主场不敌基尔马诺克,最终落后凯尔特人两分,遗憾的冲击十连冠失利。一周后的苏格兰足总杯决赛流浪者不敌哈茨(Hearts of Midlothian),流浪者12年来首次无冠结束赛季。90年代初期的流浪者是英国足坛的代表,球队拥有着一批顶尖英国本土球员,而欧洲大陆及北欧的优秀球员纷至沓来也帮助流浪者实现了9连冠伟业,他们当中最著名的自然是丹麦中场布莱恩·劳德鲁普(Brian Laudrup)和英格兰天才加斯科因(Paul Gascoigne),这批球员的才华和努力使流浪者成为整个90年代苏格兰足坛的霸主。

人称小将军(Little General)的荷兰教练艾德沃卡特(Dick Advocaat)于1998年6月1日成为了流浪者历史上首名外籍教练,自1998年7月至他离开流浪者的2001年12月间,艾德沃卡特带队各项比赛参赛194场拿下133场胜利,67.53%的胜率位居流浪者历任教练之首。

艾德沃卡特的到来显示了穆雷主席希望球队挑战欧洲列强的雄心。长期以来流浪者被称为地区霸王,在欧战无所建树,穆雷渴望能改变这一局面。在引进的欧洲大陆教练后,穆雷继续投入资金以供艾德沃卡特购买球员。

1998-99赛季, 艾德沃卡特毫不手软,花掉3600万英镑来打造球队阵容,包括550万磅购入乌克兰边锋坎切尔斯基(Andrei Kanchelskis),荷兰同乡纽曼(Arthur Numan)和范布隆克霍斯特(Giovanni van Bronckhorst),随后赛季其他的荷兰球员包括莫尔斯(Michael Mols)、罗纳德·德波尔(Ronald de Boer)和里克森(Fernando Ricksen)等也陆续加盟。

豪华阵容初见成效,1999年流浪者拿下国内三冠王(苏超,苏格兰足总杯,苏格兰联赛杯)在欧洲联盟杯中也有不俗表现。接下来的赛季,艾德沃卡特签下美国球员雷纳(Claudio Reyna)以及荷兰前锋莫尔斯,2000年球队收获双冠王(苏超和苏格兰足总杯),在欧冠资格赛中淘汰意甲劲旅帕尔玛杀入正赛,欧洲冠军杯小组赛位列第三,欧洲联盟杯中两回合点球惜败给多特蒙德。2000-01赛季,球队继续大投入,1200万英镑签下切尔西的挪威前锋弗洛(Tore Andre Flo),创下球队引援花费记录。球队继续着荷兰化,孔特曼(Bert Konterman),里克森以及罗纳德·德波尔来到流浪者。球队再次打进欧冠正赛,但是在国内联赛中陷入低谷,失去三连冠机会。2001-02赛季,流浪者拿下苏格兰足总杯和苏格兰联赛杯冠军,苏超冠军再次归属马丁·奥尼尔(Martin ONeill)率领的凯尔特人。

艾德沃卡特时期得到了球迷毁誉参半的评价,花费1400万磅修建的穆雷公园(Murray Park)训练基地为流浪者今后的青训工作打下基础。而小将军本人的人员管理方式则遭到了批评,而花钱的大手大脚也使得流浪者从一支有望享誉欧洲的球队陷入了之后数年财政困难的窘境。

前阿伯丁的国脚后卫麦克利什(Alex McLeish)执教流浪者四年半的时期是球队的一段动荡时期,而且麦克利什不像几位前任那样有充裕的资金。 麦克利什上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苏超中被复兴中的凯尔特人超越,好在流浪者拿下了当赛季的苏格兰足总杯,决赛中3-2惊险击败凯尔特人。

2002-03赛季麦克利什用卖走弗洛的资金购得西班牙中场新秀阿尔特塔(Mikel Arteta)和汤普森(Steven Thompson),苏超冠军的归属直到最后一刻才见分晓,2003年5月25日主场6比1击败邓弗姆林(Dunfermline Athletic) 后,流浪者以一个净胜球的优势力压凯尔特人,而苏格兰足总杯和苏格兰联赛杯也同时夺冠,苏格兰联赛杯决赛依靠卡尼吉亚(Claudio Caniggia)和洛文克兰茨(Peter Lovenkrands)的进球2比1击败凯尔特人。苏格兰足总杯决赛击败邓迪(Dundee),为球队建功的是意大利后卫阿莫鲁索(Lorenzo Amoruso)。麦克利什第一个完整的赛季就为球队带来了三冠王(苏超,苏格兰足总杯,英格兰联赛杯)但是欧战的过早出局让球队在财政状况上没有好转。

2003年夏天,财政吃紧的流浪者卖掉了年轻队长巴里·弗格森(Barry Ferguson), 阿莫鲁索和麦坎恩(Neil McCann)等人,成绩也一落千丈,结束了无冠赛季后。麦克利什将弗格森召回,并签下比费尔(Thomas Buffel)、诺沃(Nacho Novo)、普尔绍(Dado Prso)、基尔贾科斯(Sotirios Kyrgiakos)等人,使用荷兰门将沃特鲁斯(Ronald Waterreus)顶替老门将克洛斯(Stefen Klos)。

2004-05赛季苏超前八场只拿到5分,欧冠资格赛输给莫斯科中央陆军后球队开局不利。赛季中期欧洲联盟杯主场不敌欧塞尔未能从小组赛突围,2005年到来后,幸运女神开始垂青流浪者,继拿下苏格兰联赛杯冠军后,苏超收官战中凯尔特人在最后时刻失分,流浪者奇迹般夺冠。这段历史被称为“直升机周日”(Helicopter Sunday),麦克利什拿下了他的第二座也是球队历史上第51座联赛冠军。

2005-06赛季球队在苏超中陷入泥潭,头17场苏超只胜六场,麦克利什无计可施, 十月至十一月间,流浪者各项赛事十场不胜,最终导致联赛结束时未能赶上哈茨而失去欧冠门票。而欧冠小组赛中的流浪者凭借高效的表现力压波尔图(FC Porto)杀入16强,成为欧冠改制后首支进入淘汰赛的苏格兰球队,这是麦克利什为流浪者带来的最后的功绩。

麦克利什的指教得到了球迷们的认可,四年间拿到7座冠军的麦克利什受困于球队的财政状况只能购买廉价球员,而由此带来的是球队结束了多年的外援政策转向本土化及年轻化,2006年初签下本土射手博伊德(Kris Boyd), 同时球队青训球员开始逐渐崭露头角,如伯克(Chris Burke),赫顿(Alan Hutton),查理·亚当(Charlie Adam)以及斯蒂芬·史密斯(Steven Smith)。

2006年3月,前里昂主帅勒冈(Paul Le Guen)被确认赛季后接替麦克利什,06年夏天,法国教练成为流浪者第二任外籍主帅,勒冈带着雄心壮志和他签下的大量球员来到流浪者。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勒冈成为了流浪者历任教练中任期最短的,导致他离去的不仅因为国内赛场糟糕的战绩,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和队长弗格森以及球队领导层产生的矛盾。2007年1月4日,勒冈在与俱乐部的和平谈判后卸任。 唯一的成绩是带领球队打进欧洲联盟杯复赛。

2007年1月10日,9连冠的功勋教练史密斯放下苏格兰代表队的教鞭转投流浪者,同时带来了助教、流浪者名宿——麦考伊斯特(Ally McCoist)以及一线队教练麦克多沃尔(Kenny McDowall),苏格兰足总为史密斯私自离去大为不满,史密斯开始了在流浪者的第二次执教历史。

后半赛季,史密斯率领球队保住了苏超次席和欧冠参赛资格,随后赛季签下多名球员后史密斯开始对球队进行改造,但赛季中期后防新秀赫顿的离去以及多线作战导致球队伤病问题激化,四线作战的流浪者遗憾地失去了苏超以及欧洲联盟杯的冠军, 以两座杯赛冠军(苏格兰足总杯和苏格兰联赛杯)结束了2007-08赛季。

2008-09赛季还未开始球队就连遭打击,后防中坚奎利亚尔(Carlos Cuellar)南下阿斯顿维拉,欧冠资格赛被立陶宛球队考纳斯(Kaunas)爆冷淘汰,提前告别欧战。另外球队的财政状况也逐渐恶化,等等情况都使得球队的前景蒙上阴影,虽然8月末的老字号德比中,流浪者4-2痛击凯尔特人。但不稳定的表现使得球队在2008年末落后凯尔特人7分之多位居次席。2009年到来后,流浪者逐渐找回状态,一步步缩小分差。终于在5月初的德比战,凭借斯蒂芬·戴尔斯(Steven Davis)的进球,主场1-0击败凯尔特人拿下关键的胜利后反超对手两分,并与5月24日苏超最后一轮客场3-0击败邓迪联,以领先4分的成绩夺回阔别4年之久的苏超冠军,一周后凭借诺沃的进球,1-0击败法尔科克(Falkirk FC)夺取苏格兰足总杯,拿下08-09赛季双冠王(苏超,苏格兰足总杯)。

2010年4月25日,流浪者在苏超中提前三轮, 十年后首次成功卫冕苏超冠军,并夺回苏格兰联赛杯冠军。苏格兰足总杯1/4决赛不敌最终冠军邓迪联。不过俱乐部在欧战中却遭到重创,欧冠小组赛主场接连大比分不敌塞维利亚,罗马尼亚球会乌尔济切尼以及斯图加特,创下流浪者欧战最差纪录。除此之外,俱乐部的财政状况并无好转,接连两个赛季只能依靠转卖球员维持收支。而赛季初穆雷主席宣布卸任,结束流浪者20年的穆雷时代,但实际上他仍然拥有俱乐部主要股份。2010-11赛季,流浪者再次以一份的微弱优势卫冕苏超冠军,同时夺取苏格兰联赛杯冠军,2011年夏天,史密斯卸任隐退江湖。而流浪者进入新的时代,苏格兰富翁克雷格·怀特(Craig Whyte)成为球队新的老板,而之前辅佐史密斯,同时也是流浪者历史最佳射手的麦考伊斯特(Ally McCoist)成为球队主帅。

北京时间2012年7月13日夜,苏格兰联赛主席投票结果出炉,前苏超豪门格拉斯哥流浪者被降入苏丙(第四级别)。由于流浪者遭遇严重的财政危机而被处罚,但苏超联盟和苏格兰足总都希望流浪者仅被降入第二级别的苏甲联赛,但与会的30家俱乐部主席投票,其中25位主席选择将流浪者罚入第四级别苏丙联赛。

2012-2013赛季苏格兰足球丙级联赛结束,最终格拉斯哥流浪者队以25胜8平3负积83分的战绩获得联赛冠军,成功升入下赛季苏格兰足球乙级联赛。

2012-13赛季和2013-14赛季,格拉斯哥流浪者分别夺得了苏乙和苏甲的冠军,在2014-15赛季升级失败后,流浪者重振旗鼓。

在新帅沃伯顿带领下,流浪者在2015-16赛季的联赛中一路高歌猛进。北京时间2016年4月6日,苏格兰冠军联赛第32轮,格拉斯哥流浪者主场1-0击败邓巴顿,提前锁定联赛冠军,下赛季他们将征战苏格兰超级联赛。在经过4年的努力后,他们在遭受处罚被降入苏格兰乙级联赛后重新回到了顶级联赛。

2015年6月,流浪者宣布英格兰人沃伯顿成为球队新任主教练,并签下三年合约。在当赛季的苏格兰足球冠军联赛中,流浪者一路高歌猛进,北京时间2016年4月6日凌晨,流浪者主场1-0战胜登巴顿,提前四轮升入苏超联赛。

在15-16赛季的苏格兰杯半决赛中,流浪者在汉普顿公园球场通过点球大战以7-6的总比分战胜死敌凯尔特人,闯进苏格兰杯决赛。

2016年8月6日,新赛季的苏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揭幕仪式在埃布罗克斯球场举行,在揭幕战中,时隔四年再次征战苏超联赛的流浪者与来访的汉密尔顿战成1-1平,完成了球队回归后的首场苏超联赛。2017年2月10日,主帅沃伯顿因战绩不佳下课,预备队主帅穆尔蒂代理指挥,最终,葡萄牙人凯西尼亚接管了球队。

凯西尼亚接手球队的第一个赛季开局糟糕。球队在欧联杯第一轮资格赛中以1-2的总比分爆冷被卢森堡球队尼德科恩淘汰,此后,流浪者的战绩并无起色,联赛0-2输给凯尔特人、苏格兰联赛杯半决赛0-2被马瑟韦尔淘汰,最终在第11轮联赛流浪者主场1-1基尔马诺克的比赛后被解雇。

2017年12月末,在寻找合适主教练未果后,代理主帅穆尔蒂转正,直到赛季结束。

2018年5月4日,流浪者官方宣布利物浦传奇球星史蒂芬·杰拉德成为球队主帅,并签下四年合约。

杰拉德带队的前12场比赛流浪者保持不败,并顺利从四轮驱动资格赛中突围,晋级欧联杯小组赛。2018年12月29日,流浪者在主场凭借瑞安·杰克的进球1-0战胜了前利物浦主教练布伦丹·罗杰斯带领的凯尔特人,这是2012年3月以来流浪者第一次在联赛中击败凯尔特人。2019年3月,流浪者主场0-2输给阿伯丁,从苏格兰杯中淘汰出局。

2019-20赛季流浪者再次晋级欧联杯小组赛,但在第一回合的老字号德比中0-1主场败给了凯尔特人。第二天,俱乐部宣布从利物浦签下边锋瑞安·肯特,据报道,转会费可能达到七百万英镑。在苏格兰联赛杯决赛中,流浪者尽管全场压制凯尔特人,但凯尔特人的朱利安在越位位置的进球被判有效,流浪者遗憾的与冠军失之交臂。2019年12月12日,流浪者主场1-1战胜伯尔尼青年人,晋级欧联杯32强。12月13日,流浪者宣布与杰拉德续约到2024年。

2019年12月29日,流浪者凭借肯特和卡蒂奇的进球在客场2-1战胜凯尔特人,这是2010年10月以来流浪者首次客场战胜凯尔特人。冬歇期后,流浪者状态下滑,连续在哈慈、阿伯丁、汉密尔顿身上丢分,暂时落后榜首凯尔特人13分。但在欧洲赛场上,流浪者总比分4-2淘汰葡萄牙球队布拉加,晋级欧联杯16强。

*1891, 1899, 1900, 1901, 1902, 1911, 1912, 1913, 1918, 1920, 1921, 1923, 1924, 1925, 1927, 1928, 1929, 1930, 1931, 1933, 1934, 1935, 1937, 1939, 1947, 1949, 1950, 1953, 1956, 1957, 1959, 1961, 1963, 1964, 1975, 1976, 1978, 1987,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9, 2000, 2003, 2005, 2009, 2010, 2011

1894, 1897, 1898, 1903, 1928, 1930, 1932, 1934, 1935, 1936, 1948, 1949, 1950, 1953, 1960, 1962, 1963, 1964, 1966, 1973, 1976, 1978, 1979, 1981, 1992, 1993, 1996, 1999, 2000, 2002, 2003, 2008, 2009

1947, 1949, 1961, 1962, 1964, 1965, 1971, 1976, 1978, 1979, 1982, 1984, 1985, 1987, 1988, 1989, 1991, 1993, 1994, 1997, 1999, 2002, 2003, 2005, 2008, 2010, 2011

13-0 v Possilpark,苏格兰足总杯,1877年10月6日。

约翰·格雷格(John Greig), 755场,1960年-1978年。

桑迪·阿奇鲍尔德(Sandy Archibald),513场,1917年-1934年。

巴里·弗格森(Barry Ferguson),82场,1998年-2008年。

阿利·麦考伊斯特(Ally McCoist),355球,1983年-1998年。

吉米·弗雷斯特(Jim Forrest),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htaqj.com/,门兴格拉德巴赫 57球, 1964-65赛季。

萨姆·英格利什(Sam English), 44球, 1931-32赛季。

克里斯·伍兹(Chris Woods),1196分钟, 1986–87赛季 (全英国纪录保持至2009年)

克里斯蒂安·戴利(Christian Dailly),为苏格兰出场67次。门兴格拉德巴赫

阿兰·赫顿(Alan Hutton ),2008年转会至托特纳姆热刺(Tottenham Hotspur), 900万英镑。

安德烈·弗洛(Tore André Flo), 2000年自切尔西(Chelsea)加盟,1200万英镑。

Though the straits be broad or narrow

Its Follow we will, Follow we will, Follow we will

Though the straits be broad or narrow, Its Follow we will

We will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our team – God bless them

Follow Follow we will Follow Rangers

Everywhere, anywhere we will Follow on

Dundee, Hamilton even up to Aberdeen

Should they go to Dublin we will Follow on

For Theres not a team like the Glasgow Rangers

No not one and there never shall be one

Celtic know all about their troubles

For theres not a team like the Glasgow Rangers

No not one and there never shall be one…

Well give anything to see our team at Ibrox or away

For we are the Glasgow Rangers Boys…

The most successful team in football

Were Scotlands gallant few

苏超劲旅格拉斯哥流浪者于2012年6月15日周四在官网上发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声明,这家成立了130年的俱乐部由于无力偿还高达2500万英镑的债务正式宣布破产,不过在破产后,他们将以流浪者FC(The Rangers Football Club)的名字进行重组,这支新成立的球队在新赛季从从苏格兰第三级别联赛重新开始征战。随着公司自愿偿债安排的提议被债权人否决,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正式破产,根据之前的协议,查尔斯-格林领衔的财团通过重组成为俱乐部新老板,这家苏格兰传统俱乐部也因此改名为流浪者FC。

流浪者俱乐部之前因为负债已经遭到托管,随着公司自愿偿债安排的提议遭否决,一名清算人将开始对俱乐部进行破产清算。对于债务人作出这样的决定,流浪者球迷感到十分失望,这并不是一个流浪者俱乐部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不过流浪者俱乐部将进行重组,令俱乐部生存下去,而且球队将会继续在埃布罗克斯球场比赛。

虽然俱乐部遭遇巨变,但查尔斯-格林表示会尽力令俱乐部保持正常运作,格林在流浪者官网上发表了一份声明:“随着债权人会议作出的决定,我代表的财团会完成之前跟管理者的协议,接管流浪者俱乐部的业务和资产。”

“这些业务和资产转移到一家新构成公司已经生效,这家新公司是流浪者FC(The Rangers Football Club)。公司已经提出申请在苏格兰足总中注册,这令俱乐部将可以参加苏格兰联赛。在未来几周,这个申请将不会考虑,我将会继续跟苏格兰足总讨论俱乐部位置相关的问题。”

这次破产后重组,对流浪者来说可谓浴火重生,虽然破产令他们必须一切从头开始,但起码保住了流浪者这个名字,而且还可以继续在埃布罗克斯球场比赛,现在流浪者最需要的是球迷的支持,支撑他们度过这个百年来最大的危机

创纪录赢得过54次苏格兰顶级联赛冠军的百年豪门格拉斯哥流浪者,因负债累累,于2012年6月14日正式宣布破产重组。树倒猢狲散后,多名球员离队,而对于换壳重生的俱乐部而言,更可怕的是未来将“从头开始”。7月13日,此前已被苏超其他俱乐部投票拒绝的流浪者,又被苏格兰足球联赛(包括苏甲、苏乙、苏丙,每级别10队)30队投票决定降入苏丙,即苏格兰第四级联赛。

苏格兰足总和苏格兰足球联赛高层原以为,流浪者只会被降入苏甲,他们甚至为新赛季的苏甲设计了一份计划,足总CEO里甘也认为如果将流浪者降入苏丙,将会给苏格兰足球带来一场经济灾难,有如“慢性自杀”。但30支苏格兰足球联赛球队却并不领情,大多数球队在投票前就表示,流浪者应该从最低级别联赛打起,这一决议最后以25票高票通过。上赛季场均上座人数为46324人的流浪者,将与场均只有300至600名观众的草根球队一起,开始新赛季。

流浪者主帅麦科伊斯特无奈地表示,“我接受苏格兰足球联赛的这一决议,感谢他们接纳我们。”当然,他也清楚前路漫漫,“从最低级别联赛打起,显然不是理想的状态,也让俱乐部的重建之路更为漫长。”不过这不减他的壮志,“在我们忠诚的球迷支持下,在俱乐部员工不知疲倦的工作下,我们将会找回稳定性,找回胜利。回来(苏超)时,我们会更强大。”

. Rangers Football Club, Official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