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的都在家比赛玩游戏了他们中有“真·高玩”吗?

新冠病毒大流行,足球早已被迫停转,但即便所有球场都已经不再有激烈的较量和欢声笑语,球员和球迷们也依旧能够把快乐的话题继续下去。比如上个月在西班牙,西甲球员就曾在联赛停摆之后来了一场虚拟的“西甲争霸战”,把战场挪到了《FIFA 20》之中。而在本月,由16名英格兰男子和女子英超球员参加的“足球居家杯”,德甲和德乙球员展开较量的“德甲居家挑战赛”,以及有欧洲20家顶级俱乐部参加的“居家游戏杯”也正在陆续开战之中。

如此多的职业球员亮相虚拟赛场,不知道你会不会马上也想到几个有趣的问题:球星们的游戏水平究竟有多高?他们之中是不是也存在着用手控制同样能站在人群顶端的全能高手?

关于在3月份已经结束的《FIFA 20》“西甲挑战赛”,坊间曾经流传过这么一个段子:还好巴萨没有派出登贝莱参赛,否则其他球队的选手根本只能当陪衬。此事当然只是个玩笑,事实上由于赞助商的问题,巴萨原定的参赛选手罗贝托最后也退出了较量。不过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原因还是登贝莱在部分球迷心中确实是个游戏高手,法国小将玩通宵游戏导致训练迟到的故事也早已广泛流传。

那么,登贝莱的FIFA水平究竟是不是能够“碾压众生”呢?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好回答,甚至也没有明显的证据能够证明,法国人最擅长的游戏就是FIFA系列。毋庸置疑的是,还没满23岁的登贝莱确实非常贪玩,他甚至还曾一度给人以“游戏比女友更重要”的感觉。然而根据几年前的报道,小伙子过去最爱玩也水平最高的游戏是《马里奥赛车》,《英雄联盟》据传也曾经比较喜欢。至于体育竞技类的FIFA系列和NBA2K系列,只是有报道称“他也常玩”。

这里开个没品玩笑:什么时候你最有可能通宵游戏不睡觉?当然是想着“赢一把就睡”的时候……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说明贪玩的登贝莱并不一定就是高玩?可以肯定的是,巴萨边锋并不是游戏全才,因为这个周末他刚刚在足球经理游戏《FM2020》里遭到过“血虐”,于队友格列兹曼组织的线战全部不胜。

其实说到球员沉迷游戏,登贝莱绝非是罕见的特例,盯着屏幕眼睛就离不开的人也远远不止他一位。比较有名的,格列兹曼就曾多次被拍到休息时间玩《FM》;而通宵在《堡垒之夜》中“战斗”不睡觉的事迹,热刺中场阿里也曾经被曝光过。另外还有带娃也不安分的,说的就是英格兰头牌中锋凯恩:胸口抱女儿,面前两屏幕,上面动画片,下面在枪战。曾在2018年自曝一心两用的他还真是个长不大的老爸。

既然这么多沉迷的,那按理说高手肯定也有不少,更何况球员们的天赋也总是异于常人。不过真要深究这个问题,那还得看“高手”二字怎么定义。对于十几、二十年前曾经活跃在包机房的老球迷们来说,你们是否也有过“我在我们班实况足球水平无人能敌”,但到了别的学校却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经历?所谓“高手”很多时候是要看比较对象的。

以“西甲挑战赛”的结果来看,皇马边锋阿森西奥已然算得上是一名高手,毕竟他一路轻松晋级,最后还以较大的优势(4比2)赢下了决赛。不过仔细回顾一下这位西班牙选手的比赛,你会发现他的战术和操作技术并不“职业”,只能说是一名“玩得非常不错的普通玩家”。他有比较熟练的操作手法,对场上局势的观察也很敏锐,经常会有漂亮的直塞球以及大范围转移,总体而言即兴发挥能力不错。但除了“假射”变线之外,阿森西奥并没有多少微操,战术也比较开放,说明他还算不上是“专业比赛型”选手。

相较而言,屈居亚军的莱加内斯中锋鲁伊瓦尔倒是更接近专业比赛的风格:经常在后场倒脚等机会,角球也几乎只开战术的,以此来避免被对手打反击。不过鉴于鲁伊瓦尔时常把球带到对方防守球员的脸上,他显然是只学到了一些专业对抗的皮毛,操控技术明显还不到家。

关于“我们班上最厉害的”究竟能算多厉害,职业运动员中还有这么一个有趣的例子。在NBA,费城76人队的喀麦隆籍中锋恩比德就据称是FIFA系列的高手,曾经打爆周遭所有敢于尝试足球游戏的篮球明星。但最近他和FIFA系列有关的消息是什么呢?是吐槽《FIFA20》的“生涯模式”最高难度太难了,EA应该抓紧时间优化一下。而这件事足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恩比德其实更喜欢玩单机模式(因为他也表示自己不玩“终极球队”),他之所以在NBA“称王称霸”,主要原因恐怕还是其他的球员游戏水平太菜了。

就足球而论,业余和职业的鸿沟不小,而在电竞产业快速发展的今天,游戏领域其实也一样。至于职业球员和职业玩家的游戏水平差距有多大,此前另一项有球员参加的线上FIFA比赛倒是可以作为佐证。由英乙球队莱顿东方发起,128家来自全球各大洲的俱乐部曾经来了一场网上大赛,但与西甲挑战赛等不同的是,该赛事并不仅限于球员参加,而是各队可以自行指定人员,帕德博恩球员、俱乐部职员、普通球迷或者职业电竞选手都可以。结果包括英格兰边锋汤森在内的职业球员大都在第一轮就被大比分淘汰,仅诺维奇中场坎特韦尔曾经赢了一局,但对手只是普通球迷。而该赛事进行到最后,剩下就基本全是职业玩家。最后夺冠的英超狼队也是派出的其旗下电竞队的选手。

需要补充说明一点的是,最近所有有球员参加的线上FIFA比赛,为公平起见都采用的是“85模式”,即游戏中所有球员采用固定模板,能力总评均为85。而职业电竞选手平时参加的FIFA比赛则是以“终极球队”模式为基础,要玩家自行打造一套明星阵容,可以使用各种“超神”人物来战斗。如此或许也可以说职业电竞选手是作出了让步的,毕竟“85模式”和他们平时日夜操练的略有不同,但结果依旧是碾压,专业和业余真的可以说是完全不同。

当然,你也可以怀疑并不是所有球队都派出了他们最会玩游戏的球员。例如即将在4月15日开打的“居家游戏杯”,皇马的参赛选手就变成了维尼修斯,而不是此前已经在西甲称霸的阿森西奥。这里面或许有些偶然因素,但更容易让人联想到的还是赞助商的原因。由于新赛事是由EA官方组织,维尼修斯又正好是《FIFA20》的代言人之一。如果主要封面人物阿扎尔不方便出场的话,那巴西小将的确就是最合适的参赛人选了。

其实关于球员玩游戏的故事,有不少时候都是因为赞助商的原因才被广泛传播的。就像早年梅西据传经常和国家队队友阿圭罗一起玩实况,后来他又一度被传成“FIFA高手”,但回过头再看,这难道不是因为梅西曾是实况系列的封面人物,后来又一度代言FIFA,一切都是宣传需要?可以确定的是,梅西现在必然不会让人看到他玩FIFA的样子了,因为他又成了《PES2020》的封面。

另外同理,一样为实况系列做过宣传的巴萨球员罗贝托也是不该公开玩FIFA系列的,所以他才会先报名参加“西甲争霸赛”然后又临阵弃权。不过私下里,也不是所有有代言任务的球员都很“严于律己”。2009年,当时还是《FIFA09》代言人的小罗就曾和队友帕托等人一起玩《PES2009》。当然,这是巴西队内的娱乐活动,事过之后才被媒体所披露。

近年来由于电竞产业的高速发展,职业球员对于这一领域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他们不仅仅把游戏作为自己的消遣,同时也当成了副业。当然这并不需要他们亲自登场,而是以投资组建电竞战队的方式。比如前文所提到的“格列兹曼组织的线小时,还有登贝莱和博格巴的参加,但这并不是说三名法国国脚就在观众面前玩了一整天的游戏。直播的主力其实还是格列兹曼旗下的战队“Grizi Esport”。

早在两三年前,球员进军电竞业其实就已经开始形成趋势,从前皇马后卫阿韦罗亚入股《英雄联盟》战队,到荷兰名宿古利特创办电竞学校,还有去年阿森纳门将莱诺建了一支FIFA战队,小罗也与赞助商合作组建过电竞战队……不过要说步子迈得最大的,恐怕还要数巴萨后卫皮克。“皮主席”可是开了一家叫做“eFootball.Pro”的电竞公司,也是实况系列电竞赛事的主要承办商。

在这些投资电竞的球员或者前球员中,有些其实并不会玩游戏,比如古利特就曾坦言自己玩起FIFA来只会被儿子痛宰。可把游戏当副业的球员真的就没有“真高手”么?那倒也未必。在足球圈和电竞圈的交界处,还是能够找出两名小有名气的跨界人士。其一是2015年普斯卡什奖得主温德尔利拉,另一位则是前爱尔兰国脚大卫迈莱尔,两人都可以说是“被足球耽误了的游戏高手”。

作为球员,利拉除了创造2015年的年度最佳进球之外其实并无多少建树,常年在巴西低级别联赛效力的他,最终也因为伤病问题在27岁时就宣布挂靴。但告别球场,利拉却很快在虚拟的赛场中找到了全新的自我。他先是作为电竞主播获得了比当球员更丰厚的收入,然后还签约加盟了欧洲俱乐部。尽管参加职业赛事的战绩并不太突出,但利拉还是在去年下半年与里斯本竞技签约,完成了从球员到职业玩家的华丽转变。

至于曾代表赫尔城出赛英超的迈莱尔,则曾经被FIFA电竞届的“孩神”、Xbox组FIFA积分常年领跑的“Tekkz”称作是“所见过职业球员中玩FIFA水平最高的”。而这恐怕并没有太多夸张的成分,因为迈莱尔的副业就是做游戏主播,并且2018年还曾在终极模式的“周末挑战赛”中40场对战全胜。这可是很不错的成就,帕德博恩当年有很多职业电竞选手都就此给他发出过祝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玩游戏玩得有点太多了,迈莱尔的足球事业下降速度也有点快。2017年后他再未踏足英超,上赛季还曾被雷丁租借到英甲。再到去年夏天,刚满30岁的迈莱尔也宣布了退役。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htaqj.com/,帕德博恩